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韩振远
新生入学
Rank: 1



UID 859113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4-13
状态 离线
西去的长城



榆林长城(图片自网络)



因为要完成一项写作计划,我与作家鲁顺民从山西临县碛口古渡出发,绕道陕西吴堡、米脂、绥德,到榆林,再回到山西,两天之内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三次看见了长城、黄河。

出了榆林城,天空纯净碧蓝,沙丘一堆接着一堆,连绵起伏,天地顿时显得空旷辽远。若不是顺民提醒,我怎么也不能相信那些被流沙半掩,矮若地垅般的黄沙梁竟会是如雷贯耳的长城。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长城,在我想象中,长城应该像巨龙般逶迤在蓝天白云下,表现出雄壮威武的气概。但漫漫黄沙中的长城,并没有令我失望,那也许是长城的另一面,让人在感叹之余,又不能不为它揪心。我知道,这条由山海关逶迤而来,在漫天风沙中若断若续的巨龙,到这里才走完了一多半行程,还要艰难西行,一直要跋涉到遥远的嘉峪关。真不知道再往西的长城会是什么样子。

陕北寂寥苍凉的土地给人一种凄悲的感觉,越往北走,土地沙化的越厉害。长城渐渐看不见了,苍穹下,流线状的沙丘在阳光下闪烁着,把大片大片的黄色调轻松地伸向茫茫天际。那该是毛乌素沙漠的边缘,再往里走,是一片让人感到恐惧神秘的地方。好在我们要去的是山西,正好走着相反的线路。在与陕北老乡的闲聊中,我并不知道车正在沿着古老的长城绕进绕出。渐渐,圆圆的沙丘变成了皴皱起伏的黄土坡,纵横交错的沟壑在干渴的土地上随意勾画,景色开始由柔和流畅的线条变为棱角分明的皱痕,像一张洒满风霜的脸,刻出来一般。车又开始往一道一道的黄土梁里钻,上上下下,终于到了一个叫府谷的地方,穿过窄窄的街道,眼前一亮,一条大河在缓缓流淌,雍容华贵的让人一下子忘掉了刚刚见到的贫瘠荒凉。连一路的风尘也顾不得洗濯,急匆匆走上跨河大桥,面对着涛涛河水,激动地像见了久违的亲人。这就是黄河!鲁顺民说,我们又绕回来了,过了河,就是山西。

河对面的保德,有顺民的几位朋友,蒙他们招待,匆忙吃过饭,正好有顺车去顺民的家乡河曲,顺民思乡心切,决定连夜回去。汽车顺着沿河公路行驶,天色已晚,黑洞洞的夜空下,两岸的山崖绵延起伏,大河闪出幽幽的波纹,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车灯划开夜色,照出一大片倏然而过的图景。我心情急迫地爬在车窗前,想看见另一种景色。据我有限的一点历史地理知识,知道这一段路是黄河与长城结合最紧密的地方,也是长城延宕数千里,在黄河东岸的收尾处。两个在所有中国人心里庄严肃穆的如图腾一样的东西,会聚在一起的情景,无论如何都会壮观绚烂,让人感动。夜幕下,大河旁,长城应该像巨龙一样偃卧在山巅,然而我失望了,是已经被历史的风沙掩埋,还是被漆黑的夜色遮挡,一路上我始终没能看见长城。
附件:
2011-6-29 23:00#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5-29 03:32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