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标题: 海峡两岸百姓尊崇的孝子公(转贴)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本主题由 hgq_1 于 2011-3-3 07:57 审核通过 
 
王景辉
新生入学
Rank: 1



UID 711530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2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1-22
状态 离线
海峡两岸百姓尊崇的孝子公(转贴)

               海峡两岸百姓尊崇的孝子公

                                            作者:云樵

    在福建省长泰县县城的南门,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古庙,名为正顺庙。此庙建于元朝至正年间,迄今六百四十余年。此庙也称英烈圣候庙。老百姓喜欢称之为孝子公庙。

    这座庙,供奉的不是观音菩萨或如来佛祖,也不是地藏王、城隍、土地公之类的神明,而是一位肉身成圣的孝子—陈耸。他并非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也不是什么功垂竹帛、名载青史的名将良相,他出身寒微,生前是县衙中一位普普通通的差役。然而死后却备受景仰。元至正年间被朝庭封为“协顺至圣英烈侯郎”。元至正十九年(1359年)时任长泰县尹的忽都火者,为宏扬陈耸仁孝美德而倡建正顺庙。此庙建成后,陈耸英名远播,不但方圆数百里的百姓奉为神明,顶礼膜拜,而且在海峡对岸的台湾彰化县桃源里,也把英烈圣侯尊为保护神,在300多年前建起了奉祀英烈圣侯的泰源宫。泰源宫有一楹联:“泰开花县,神威坐镇出孝子;源溯茗山,功德巍峨拜圣侯”。此联寓意深远,目今彰化县桃源里的百姓,大多系由清朝康熙、雍正、乾隆年间漂洋过海移居台湾的长泰县陈、林、曾、蔡等姓的先民繁衍的后代。古代长泰县也称花县,此联中“泰源”二字,顾名思义,源于长泰之意。这说明了移居海峡对岸数百年的台胞,饮水思源,对故土深切的眷恋,对孝子公的无限尊崇。

    每年农历四月初四日,台湾彰化县的泰源宫前,总是万头攒动,人山人海,朝拜英烈侯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热闹非凡。抬彩轿让圣侯出巡、挂香,舞龙弄狮,锣鼓喧天。而且搭戏台唱大戏,时间长达半个月一个月。自八十年代末,每年台湾彰化桃源里的乡亲,总要组成归乡进香团,不顾行程迢迢,旅途劳顿,到长泰正顺庙进香祭奠英烈圣侯。进香团中,有白发苍苍的翁媪,有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有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也有天真幼稚的孩童。当这些操着闽南语的台湾乡亲踏上故乡的土地时,感觉到浓厚的亲情。乡亲们扶老携幼,夹道相迎。锣鼓声声,唢呐悠扬,舞龙弄狮放鞭炮,胜似盛大的节日。台胞们与乡亲嘘寒问暖,互诉衷肠,场面甚是感人。圣侯公庙悬挂着台胞所献的三个匾额,分别写着“孝行天下”“灵感万里”“福泽群生”。表达了台胞对英烈圣侯的敬仰与崇拜。

  正顺庙就在长泰一中校园之旁,坐北朝南,古代宫殿式建筑。砖、石、木结构。庙门前有一个典雅的凉亭。庙前有花岗岩铺就的大埕。正顺庙设有三个门,门两侧是石雕圆窗。中门两侧有两只威仪赫赫的石狮,神威凛凛。正顺庙公前后两殿,中留天井,两侧为边厅。后殿为主殿,供奉英烈圣侯神象,英风逼人。旁边侍立太保元帅,文殊元帅,,令人肃然起敬。

  庙内装饰古朴典雅,梁檩斗拱间镶装着雕刻精美的木雕。有雄狮,有巨象,有鳞毛花卉,雕工精细。屋顶正背两面雕塑两座彩楼,有亭台楼阁,中有才子佳人,有花鸟虫鱼,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令人惊叹古代工匠的精湛技艺。顶端脊角各有一对青龙,爪舞鳞张,似欲腾空而起,搏击风云。

  陈耸又名陈杰,乳名爽仔。其祖系北京人氏,奉旨调至长泰县任职。定居武安镇官山村南坑社狮仔山。后其父迁至县城陈厝内做小生意,靠做小生意维持一家生计。后因其父累乏过度,积劳成疾,早年辞世。家庭经济陷入困境。陈耸由于家境贫寒,无法就学。年轻时就支撑起一家的生计。充当长泰县衙门的邮驿,专门传送邮件到漳泉两府各县,冒烈日,顶严寒,栉风沐雨,不惮辛劳。陈耸事母至孝。不管公事再忙,不管长途跋涉何等辛苦,他总是把高堂老母的冷暖饥饱记挂在心。每当他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中,总是先侍候母亲,照顾母亲的饮食梳洗,操持全部家务,舂米、挑水、浇菜园,尽心尽孝。左邻右舍无不交口称赞陈耸的高尚情操。而且,陈耸为人豪爽。尽管他薪金菲薄。却慷慨好施。如果邻里有难,他必仗义相帮。有的乡亲饥寒交迫,陈耸总是扶危助困,送柴送米以救燃眉之急。他的行为,也得到慈母的大力支持。可谓母贤子孝,感地动天。

  台海两岸有关圣侯公的传说许多。台湾也编了有关陈耸的民间传说。与大陆的传说基本相同。据说八仙中的吕洞宾,驾云路经闽南,他慧眼一观,见陈耸事母至孝,颇为感动。于是降下云头,在陈耸送信须经的九龙岭摇身一变,化为一位卖汤圆的鹤发老翁,他逢人就招揽生意,“卖汤圆,卖汤圆,一个铜钱买一个,两个铜钱任你吃个饱。”买汤圆的人闻声蜂拥而至,大家都掏两个铜钱,吃完一碗又一碗香喷喷、甜津津的汤圆。有的吃得肚圆肠满,还一边打饱嗝一边再要老翁舀汤圆。这等人心想:“既然两个铜钱任由人吃,汤圆又特别好吃,不吃白不吃。”。当肩负公文袋的陈耸汗流浃背地登上九龙岭,老远就闻到汤圆的甜香,此时他饥火如炽,疲乏不堪。他走到老翁的汤圆担前,却只掏出一文铜钱,要买一个汤圆。吕洞宾笑容可掬地问他:“少年家,我刚才讲过,两个铜钱任你吃个饱,你为啥只买一个?你是否听错了我的话。”陈耸恭恭敬敬地说,“我买一个汤圆,是让家中老母亲吃的。至于我,年轻力壮,回家吃点粗菜淡饭就够了。而且你老人家做生意很不容易,起早摸黑,翻山越岭。两个铜钱让人吃到饱,你怎能赚钱,必定亏本,我怎能贪小便宜让您老人家蚀本”说罢,用芋叶包起那粒汤圆。转身欲走。吕洞宾把他叫住,递给他几个用芋叶包的汤圆,说:“确实是名不虚传的孝子,而且诚实待人,着实可嘉,这几个汤圆,是我送你母子充饥”说罢,化阵清风而去,陈耸方知遇仙。感激莫名,伏地叩谢,而后喜冲冲地回家而去。

  陈耸的高贵品质,还由以下传说可见一斑。传说八仙中的铁拐李,听吕洞宾对陈耸的为人赞不绝口,有点不信。他口念咒语,化为一个蓬头垢面、衣裳褴褛的乞丐,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卧倒在一个小村庄的溪旁。路人远远就闻到一股熏人欲倒的臭气,无不掩鼻匆匆而过,如避瘟神。而陈耸送公文路过,见此丐横卧路旁,呻吟不绝,似乎痛苦难耐。于是动了恻隐之心,连忙走上前去,问老丐是否需要帮忙。老丐说:“我行动不便,你能不能把我背过河去?”陈耸毫无难色,满口应承,俯身背起老丐,趟水过河。老丐身上的阵阵腥臭之气袭入鼻孔,脚上的血脓沾污了他的裤子,但他浑然不觉,好不容易涉河而过。老丐见陈耸转身欲走,又叫住他,说:“年轻人,我刚才一根打狗棒忘记拿了,那根棒子既能防恶狗,又能当拐杖,我行动不便,没有那根打狗棒如何是好?麻烦你再帮我拿过来。”陈耸此时见日色已暗,归心似箭,担心老母亲见自己迟迟不归,心中焦急。但他二话没说,又涉水而过,为老丐取回拐杖。此时已是暮色苍茫,归鸦噪晚,回家路途尚远。陈耸惦记着家中的老母亲,心急火燎地想走时,老丐又喊住了他,说:“年轻人,帮人帮到底,撑船撑到岸。现在天黑了,我行走困难,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是麻烦你把我再背回去,好歹对岸有个神庙,可让我夜宿。”陈耸一想:“是啊,天色已暗,让他在荒山野外,碰到野兽怎么办?岂不是断送了老人家一条生命?”于是他又背起老丐,趟过湍急的山溪,把老丐背到山神庙。李铁拐哈哈大笑,连声赞道:“好人品,好人品!”

   当晚,陈耸睡梦正酣,梦见铁拐李笑呵呵地指着一双铁草鞋对他说:“你事母至孝,人品绝佳,送你这双铁草鞋。这是仙家至宝。穿上它,只要左转三转,右转三转,就能举步如飞。但仙机不可漏泄,否则会有飞来横祸”。

  后来,陈耸送公文时,只要穿上铁草鞋,左转三转,右转三转,足下生风,翻山越岭,快步如飞;凌波渡江,如履平地。这使他送公文的时间大大缩短。然而却引起上司的疑忌,因为陈耸到百里之遥的其他地方送公文,总是很快回返,收取公文的回执居然墨迹未干。上司勃然大怒,认为是陈耸是玩忽职守,把万分火急的公事当儿戏,不由分辩,把陈耸关入囚牢。而陈耸也有苦难言,因为他记住李铁拐的告诫,漏泄仙机,马上大祸临头,因此任凭上司再三拷问,陈耸守口如瓶。陈耸的老母亲见自己的儿子蒙冤入狱,悲痛万分。她老人家宰了一只母鸡,熬好鸡汤,装在陶罐里。放在竹篮里拎着,步履蹒跚地到牢房探望儿子。陈耸见到满头白发的老母亲哀伤的惨状,也痛哭失声。他知道不食鸡汤,母亲肯定不会离开牢房,于是把鸡肉撕下,准备留给母亲食用,自己只啃鸡骨,却被鸡骨卡住咽喉而死。陈耸死后,其母痛不欲生,诸多百姓也为陈耸呼冤,并祈祷上苍,陈耸是蒙冤致死,应当让全县城大臭三日,再大香三日。果然,陈耸死后的三天,全城臭气熏天,过后三天,又满城芳香,秽臭一扫而空。陈耸的上司见上苍示警,也知道陈耸是蒙冤负屈,悔之莫及,

  关于圣侯公的传说,很多很多,据说玉帝察其为人忠直,事母至孝,品德高尚,封其成神。海峡两岸的长泰人,对圣侯公世代景仰,认为他是保境安民、福泽苍生的神圣。圣侯公庙,长存不衰,香火鼎盛,朝拜者纷至沓来。此庙弘扬孝道文化,成了联结海峡两岸乡亲情谊的纽带。尊敬父母长辈,这本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愿圣侯公的精神,能发扬光大,世代相传。愿世间那些遗弃、虐待父母的不肖子女,能幡然悔悟,善待自己的父母。
2011-3-1 13:31#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5-26 07:05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