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标题: 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的法律经济分析  
  本主题由 hgq_1 于 2010-5-31 10:32 审核通过 
 
droit2000 (droit2000)
新生入学
Rank: 1


UID 809043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5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5-6
来自 湖南省台办
状态 离线
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的法律经济分析

Sample TextSample TextSample Text

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的法律经济分析
                                               ——从政府管理的视角
                                 
(湖南省台办 周征宇  http://blog.huaxia.com/index.php/809043  2010年5月)


      2010年对台湾鸿海精密旗下的富士康科技集团来说,无疑是个有点悲凉忧伤气氛的年份。短短5个月,位于深圳龙华的富士康科技园区连续发生12起员工跳楼事件。富士康“连环跳”成为2010年5月网络上的热门词汇和电视媒体的聚焦新闻。该现象也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央部委联合调查组已于5月27日紧急启程前往深圳调查。此前,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深圳市政府许勤等三位副市长先后进入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密集调研。鸿海精密董事长、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也在两天内两度从台湾直飞深圳龙华园区,一线指挥处理。该事件的原因和造成的影响,在网络和各种其他媒体上,众说纷纭。有责难富士康的,为死者鸣不平的,也有持相反观点的。今天,是我在华夏经纬网博客第一次写日志。我的处女作,试图从政府管理的视角,以法律经济分析的方法来谈谈我对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的看法。以下就是我的一些浅见:
     我不否认12起“连环跳”有归责于富士康内部管理、人文关怀的原因。但是,我们中国大陆的媒体(包括网络和传统媒体)在这个事件当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他们违背了新闻自由最基本的原则——客观、真实,不加主观臆测评论。他们滥用了新闻自由这一法治社会最基本人权,其行为本身就构成了对新闻自由精神的践踏。为了达到抢眼的目的;为了提高点击率、关注度;或者直接了当地说,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甚至是为了报当年富士康对媒体的一剑之仇,他们抓住富士康“连环跳”事件,打着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的旗号,对该事件进行了并非客观公正的报道。很多内容是凭主观臆测,添加了主观评论,大家细心地去浏览那些报道文章,你会发现当中会有很多“据传富士康如何如何”之类字眼和措词。大陆媒体对富士康“血汗工厂”报道的很多来源居然是已经从富士康离职的员工泄私愤的采访回答。因为富士康园区此前的高度保密,让他们无法曝光真实,再加上上面说的种种原因,他们只能如做娱乐新闻节目一般地毫不负责任地对该事件进行渲染。我认为,这种渲染是导致富士康“连环跳”发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外因,因为悲哀和自暴自弃的情绪是可以通过渲染来传染的。
     说到新闻自由,我想起了美国民间设立的“普利策新闻奖”。该奖被誉为西方新闻世界最高荣誉奖项,多少新闻记者、专栏评论工作者将其视为一生的终极荣誉追求。其价值之所在,就是该奖鼓励和彰表的客观、真实、毫无主观、没有过滤的第一手新闻报道所体现的新闻自由的内在价值。多少西方记者,为了做到这一点,奋不顾身地深入饱含着战争、饥饿、贫穷、疾病的第一线进行采写,及时客观报道。但是,我们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呢,你们做到这一点了吗?你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新闻自由吗?在工作中,我遇到无数台资企业因产品质量问题而遭遇新闻媒体“有偿取消曝光”潜规则要挟,在事件处理过程中就大肆渲染报道的投诉案件。媒体的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可能导致一个企业就此倒下。可恶的是,他们还打着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的旗号,堂而皇之地干着利益交换的不光彩勾当。
     从政府的管理角度而言,我认为深圳市委、市政府以及中央到地方的台办系统在处理富士康“连环跳”事件上是职责缺位的。他们反应太慢,重视程度不够。没有履行党管宣传,政府舆论引导的职责,把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简单地看作是劳资问题、内部管理问题和人文关怀问题。其实这是一个涉及新闻自由,甚至是新闻自由之理论基础的言论自由与企业合法权益、政府管理的三位一体的大问题。从法理上来说,新闻自由的原则是客观公正,底线是不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而党委和政府就是保障这种新闻自由的价值,同时要保障企业的合法权益不受滥用新闻自由的侵害。在我的理解中,这就是政治。对富士康和我们而言,这就是对台工作。
     有人看到我上面的观点,会马上反驳说,难道跳楼死者的权利就不需要保护了吗?其实,我是在承认只是没有赘述跳楼死者权利也应当保护的前提下,来谈单纯的“连环跳”事件中富士康企业权利保护的法律问题。马上进入的就是,12位跳楼死者的权利保护与富士康及员工群体权利保护的法律经济分析。
     鸿海精密的收入过去10年每年都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着,去年达到了406亿美元。今年的收入预计还将增加140亿美元。这大约相当于摩托罗拉公司一年增加的收入,相当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年营业额。而鸿海精密的业绩绝大多数都是其旗下的富士康科技集团贡献的,其中位于深圳龙华的这个园区贡献最大。富士康龙华园区员工总数接近36万人,是深圳关外的最大的消费群体。富士康由于出口退税的原因为深圳本地财政贡献不及华为技术公司,但是其庞大的规模为国家解决就业问题,带动促进当地消费,薪金回馈劳工输出地等贡献巨大。来自华夏经纬网有一组数据可以看到富士康庞大规模带来的消费端倪:“富士康的“中央大厨房”投资上亿元,建筑面积约1.25万平米,是目前亚洲最大的中央厨房,每天制作不少于20万份食物。据统计,这里每天消耗大米40吨、面粉10吨、肉20吨、油500桶(22L/桶)。”第11跳发生当天,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在台湾股市股票市值蒸发掉新台币913亿元。
     上面对富士康并不全面的描述,会让我们法律人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法律究竟保护谁的利益?答案是,法律保护人人的利益。也就是说,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的法律处理上,不仅仅要保护这已经先去的12位跳楼死者的权利,同时还要保护剩下30多万生着的还在为求生存谋发展的员工的利益和背后的富士康科技集团及母公司鸿海精密全体投资人的利益,还有与富士康科技集团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供应商和订货商的利益以及靠富士康支撑生活的龙华周边的商业和服务者人群的利益,等等。
     这个问题,在美国由科斯的论文发起,波斯纳法官深化研究被称之为法律的经济学分析,就是面对处于同样位阶的少数和多数的利益保护问题,个体和群体的利益保护,小的和大的利益保护问题,是一种法律与经济的博弈问题。具体到富士康“连环跳”事件,至少有以下几个法律关系:新闻媒体基于报道需要的“新闻自由”权利的保护,跳楼死者生命健康权的保护,死者家属精神权利的保护,富士康企业名誉权利保护,企业经营利益保护,投资者、供应商、订货商等与富士康相关的利益体权利保护。我们可以作如下假设,假使任由媒体不负责任地渲染,富士康被迫关闭龙华园区,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将有36万员工直接失业,失去薪金,这36万员工背后影响的是大约36万个家庭近120万人口的收入问题;富士康2000多家供应商将有可能失去活路,这2000家供应商影响的员工及家庭人口数量还是个未知数,但肯定也是个地级市人口基数;与富士康有往来的银行资金处理问题;龙华一下子出现30多万失业人口的社会治安问题;龙华房地产价格下跌问题,等等。将会出现一系列我们可以预见和无法预见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如果这一系列问题都交给法律来处理,我们是按公平原则来一刀切处理,还是进行法律经济分析,进行法律和经济的利益博弈?这就是我们党和政府、对台系统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
     我的结论是,富士康“连环跳”事件所引发的问题,要考虑到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是有原则有底线的,在我国现有的经济社会发展条件下,滥用新闻自由的权利,必将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我们将不得不进行法律经济分析,这是一种被迫的无奈!




think different
2010-5-31 10:10#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QQ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21 02:42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