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标题: 讲述:台湾男人背后的女人 长沙辣妹子泪流满面  
  本主题由 小i 于 2008-2-27 10:39 审核通过 
 
小i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61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3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7-27
来自 hb
状态 离线
讲述:台湾男人背后的女人 长沙辣妹子泪流满面

她是个可爱的湖南姑娘,为了爱饱受与亲人分离之苦,她是个任劳任怨的台湾主妇,为了养家,失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她是个精明的浙江女孩,为了情与丈夫并肩在生意场打拼,来自两岸的三个女人,用她们无私的爱,为丈夫撑起半边天。缘分为您讲述:男人背后的女人们。  

 主持人:两岸姻缘一线牵,欢迎您收看缘分,我是云丹。人们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会有一个出色的女人。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将为您介绍三位来自两岸的出色女性。首先让我们认识生活在长沙的陈文达夫妇,说起他们的故事,太太徐敏这个地地道道的长沙辣妹子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小标题:湖南媳妇台湾郎

  13年前,台湾小伙子陈文达被公司派到长沙工作, 刚刚大学毕业的湖南姑娘徐敏,恰好是这家公司的会计。陈文达稳重,徐敏开朗,一来二往,两个人产生了感情。1995年年初,陈文达和徐敏正式登记结婚。半年后,已经怀孕的徐敏离开在长沙工作的丈夫,独自一人来到丈夫的家乡--台北县三峡镇待产。此时的徐敏,真正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大陆新娘。1995年11月,陈文达和徐敏的大儿子陈孟翔出生了。孩子出生后,徐敏为了在台湾顺利拿到身份证,每年只能回长沙和丈夫团聚半年,另外半年时间则要带着孩子在台湾生活。1998年8月,二儿子陈孟帆出生了。二儿子一岁零四个月的时候,徐敏获得了台湾的"永久居留证",这意味着徐敏终于可以在台湾找工作了。徐敏的心头却喜忧参半:老二年纪太小,留在身边,自己就不能出去工作;而一旦让丈夫把只有一岁多的老二带回长沙,自己就要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徐敏该怎样选择呢?

  陈文达:她可能没有经过分离,她不晓得说会有痛苦或伤心嘛,她说我要去上班,你把小孩丢在这里,两个都我带,我可能不能出去了,经过沟通,那我辛苦一点,我把小孩带回来嘛,我就把小的带回来,老大就送去读幼儿园。

  徐敏:过完春节,把老二带回来的时候,那时候就挺想那个孩子的我就觉得那时候就开始后悔,后悔把他让他爸爸带回来嘛,他小时候很喜欢皮卡丘,讲话讲不清楚,那个皮字就讲不清楚,只会卡丘卡丘这样叫,然后他就买了很多那种像气球一样的放在家里面,然后他走的时候,那个气球还在,还在那边飘,我那时候看了就很伤心。

  主持人:可能把老二扔给她的时候,你可能也是特别难受。

  陈文达:我那时候本来不想带他回来的。

  徐敏:他就是带他坐飞机走的。

  徐敏:其实送走的时候,当时感觉并不深。其实我觉得最难受的是我爸爸打电话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

  徐敏:我爸爸说打电话给我嘛,说帆帆在这里真的很可怜,他说早上一起来就找妈妈,找哥哥,他一天都扒在窗台上没有松手。

  每当深夜来临, 公公婆婆睡了,徐敏都会偷偷流泪,虽然二儿子在长沙有丈夫和父亲帮着照看,但两个大男人能照顾好还不到一岁半的小不点吗?

  陈文达:我带小孩三个月回去一次,我带他回去的时候,小孩不认识她了,喊她叫阿姨。

  主持人:多难过啊。

  陈文达:对呀。

  徐敏:记得我把他放到二楼嘛,然后我到三楼去收衣服,收了衣服下来,他就一直在楼梯那面看着我,叫阿姨。我当时只是说小孩没有哭,当时听了心里面好酸啊,他后来他哥哥叫妈妈,他后来就跟着叫妈妈。

  2001年夏天,陈文达把老二送回台湾上幼儿园,母子三人重新团聚,徐敏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2002年夏天,在台湾生活了七个年头的徐敏,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湖南长沙。夫妻俩看到长沙随着经济的发展,酒吧逐渐增多,就投资创办了一家贸易公司,专门出售洋酒,几年下来在长沙已经小有名气。人们常说,相爱容易相处难。陈文达和徐敏分离7年的日子里,曾经饱尝相思之苦,可好不容易团聚了,夫妻之间却因为性格不合,频频爆发冲突。

  陈文达:她那时候好任性,已经离家出走好几次了。她任性的时候,就一定要我跟吵,反正这个事情绝对不能留到第二天,我有时候就很累,有时候出差回来,或者有时候工作上很累,我就说好好,都算我不对,我不跟你吵,不对,你要把事情讲清楚。

  徐敏:可能那时候年轻不懂事,是比较任性,因为我在家里又是最小的,我记得我在长沙的时候,也是怀孕,我记得我吃完饭,我去洗碗,然后他就在那边吃西瓜,然后本来半个西瓜,就这样用勺子吃嘛,你最少应该留一半给我嘛,我还怀孕呢,他把它吃完了,就剩了一口给我,我就哭了一个晚上。

  陈文达:没有,那不是,她那天就是为了那西瓜,她的脾气那时候好暴躁的,年轻嘛,那时候脾气很暴躁的,西瓜没吃到嘛,在我认为就是西瓜没吃到嘛,然后她就跟我吵起来了,

  主持人:是怎样哄好的?

  徐敏:我晚上在那边哭,哭了就没睡觉,他就睡着了,所以我就很气。

  主持人:把他打醒了?

  徐敏:对呀,就把他弄起来了。

  主持人:弄起来怎么办?

  徐敏:就没有让他睡觉啊。

  陈文达:发生这件事情以后,她一定要让你跟她说对不起,或是怎么样,你绝对不可以说,那天晚上安心睡到第二天?

  徐敏同期:所以后来就西瓜先让我吃,我吃完了才给他吃。

  徐敏是急脾气,陈文达是慢性子,夫妻俩在长沙团聚的5年时间里,虽然争吵不断,但因为能够互相包容,感情反倒越来越稳固。这期间,大儿子陈孟翔和二儿子陈孟帆分别从顽皮的儿童成长为懂事的少年。目前,小哥俩在长沙市同一所小学就读,哥哥读五年级,弟弟读三年级,学习成绩都不错。业余时间,弟弟孟帆学习钢琴,哥哥孟翔学习长笛。看着两个孩子健康成长,夫妻俩都很欣慰。

    主持人:也许正是因为曾经的分离,才让这对生活在长沙的夫妻特别珍惜如今的团聚。而在上海,有这样一对夫妻,他们都是台湾人,先生叫汪健均,太太叫赵紫妤。从结婚到现在,赵紫妤作为妻子、作为儿媳、作为嫂子,为家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小标题:患难夫妻见真情

  26年前,刚刚17岁的赵紫妤与比她大三岁的汪健均认识,经过了长达六年的漫长恋爱,23岁时怀着对未来生活美好的憧憬,嫁到汪家。因为丈夫是独生子、婆婆又患有抑郁症,赵紫妤还没来得及享受新婚的甜蜜就陷入了重重压力之中。

  赵紫妤:婆婆从小就很疼他,因为只有一个男孩子,对他疼爱的那个程度,有时候你无法想象,有时候他下班回来,坐着看电视,我都不敢坐在他旁边,因为她会在旁边瞪我,我婆婆有的时候会这样,有的时候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你就可以感受到这样,远远的有眼光在看你,所以我平常不敢坐在他旁边,在家里不敢跟他开玩笑,就是不能跟他谈天说笑。

  生活有时显得那么不公平,就在赵紫妤小心翼翼地设法改善婆媳关系的过程当中,这个大家庭发生了更大的悲剧。汪健均小妹刚出嫁没多久,因为跟丈夫感情不和,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吵闹过程中,小妹拿起了卫生间里的一瓶洁厕灵,喝了下去。

  汪健均:她当时喝下去之后,没有伤到声带,就直接进到食道里面,但食道腐蚀,所以没有办法吃东西,因为一直在腐烂,就插鼻喂管,鼻喂管插了将近一年,后来决定要动刀,为什么决定要动刀,因为食道腐蚀,一直在烂,一直在烂,一年之后快要穿孔,如果穿孔的话,就要伤到心脏跟肺,就是在胸腔那边,所以临时要动一个很大的手术。

  赵紫妤:结果她又怀孕了。后来生了一个男孩子。当时是告诉她说最好不要生,因为她的身体状况不太适合。但她一直要生。

  其实,就在汪健均小妹怀孕的时候,赵紫妤也怀孕了。夫妻俩陷入了矛盾之中,小妹身体很差,丈夫又缺乏应有的责任心,两人根本无力抚养即将出生的孩子,但小姑说也许以后她将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所以请求哥哥嫂子让她生下这个孩子。而当时这个大家庭已经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小姑食道全部烧伤,夫妻俩承担了高额医药费用,再加上母亲、小妹都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治疗费更是承担不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赵紫妤和小妹同时生产,别说生活费,连照顾孩子的人都没有。作为母亲,赵紫妤做出了一个让她一生心痛的决定,打掉自己的孩子,做好准备抚养小姑的孩子。尽管赵紫妤精心照料,小姑还是因病情恶化过早地离开了人世。那是一段想起来就让人流泪的艰难日子。赵紫妤除了照顾家里的老人孩子之外,还不辞辛劳地跑保险、卖小吃,帮助丈夫赚钱养家。

  赵紫妤:刚开始卖卤味的时间是蛮辛苦的,因为都是晚上,在很热闹的,有一些舞厅,夜总会的街上,都是半夜卖,半夜的时间我们大概八点多就出去卖,到了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才结束。我就直接去买菜,买完菜回家大概是四点到五点,帮小孩子准备,老大六点多要起床上课,她上课之后我才开始休息,休息完了大概到中午的时间我又开始整理菜,每天做这样的工作,我大概有一两年的时间,晚上没有跟他同在一张床上。

  主持人:因为作息时间完全不一样。

  汪健均:我知道她自己去拖那个菜,鸡腿,鸡爪,鸭翅膀那些,那个都是上百斤。

  赵紫妤:因为我们家住二楼,大概一桶要五十斤以上,一桶一桶抬上楼去。

  汪健均:因为很多东西,很多样啊。每天像豆干、海带。

  主持人:一个女人肯定会有吃不消的时候吧?

  汪健均:有一次,东西很重,菜市场很湿滑,一下子东西摔下来,因为她手抓着推车,推车是一个类似像L型的,东西堆在上面,下面只有两个轮子,东西向下滑去,她抓着把手,就被些货,那个货比她的体重还重,就一直往下拖,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被拉下去。

  主持人:就等于那个尾椎,一个台阶,当、当、当这样掉下去。

  汪健均:对。

  主持人:那还不得撕心裂肺的痛啊?

  赵紫妤:对啊,感觉好像撕裂的一样,痛得没有办法,但是你还要爬起来,因为旁边买菜的人,陆陆续续,川流不息,根本没有人理你的,所以你只有自己爬起来。

  汪健均:所以她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早上起床,侧着身子才能起来。

  主持人:直不起来?

  赵紫妤:对。可能摔下去的时候,骨头裂开了,但是根本没有时间去看病,也没有想到要抽时间,因为你每天要做,每天都要出去,每天都要赚钱,为了生活嘛,为了经济的负担。所以每天你还得出去,没想那么多,每天起床的时候,只要熬一下子,起床的时候熬起来,那平常做事还好。但是就是起床的时间,你平躺一段时间,起床时脊柱就会被拉得很痛很痛。

  卖卤味的收入虽然不多,但对这个大家庭来说足以缓解他们的压力,渐渐地,婆婆开始接受了这个媳妇,抑郁症也慢慢有了改善,小姑子虽然离开了人世,但她的孩子在赵紫妤的家里慢慢长大。赵紫妤说,妹妹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作为女儿、嫂子、妻子、母亲,赵紫妤对这个家庭付出了所有的青春和爱心,对于她的婚姻赵紫妤说,她直到今天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时光倒流,仍然选择做汪健均的妻子。采访中,我们无数次被这个善良的女人所感动,如果没有赵紫妤,也许这个家庭今天不会再有欢笑和温馨,也许就是悲剧的结局。在共同走过风风雨雨之后,汪健均深深地理解了妻子,每每想到了妻子为家庭做出的牺牲和付出,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主持人:其实在生活当中,绝大多数女人都会选择站在丈夫的背后。但是在杭州有一对特别独特的夫妻,太太在生意场上八面玲珑,而来自台湾的丈夫却心甘情愿躲在了幕后,默默支持太太的工作。最让人羡慕的是,他们还拥有5个可爱的儿子。

  小标题:浙江媳妇台湾郎

  在浙江省杭州市美丽的西子湖畔,人们时常会看到一对中年夫妻在湖边散步。丈夫叫杨进发,来自台湾,妻子叫金梅央,从小在杭州长大,杨进发目前担任着两岸咖啡食品公司的董事长,金梅央则是公司的总经理。虽然他们的公司已经成为大陆著名的咖啡、西餐连锁企业,资产过亿,但说起他们的爱情故事,夫妻俩却说,他们是因拉链结缘的。17年前,杨进发在广东东莞开办了一家专门生产尼龙拉链的工厂,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做批发生意的金梅央前去进货,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浙江姑娘金梅央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柔秀美,又敢于孤身一人到广东进货,这让从小在台北长大的杨进发不由得一见倾心。杨进发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大陆投资拉链厂,每年的销售量额能达到10多亿人民币,人称"拉链大王"。虽然杨进发对金梅央表现出了明显的好感,但金梅央对于这位台湾来的大老板还心存疑虑。

  金梅央:害怕我觉得不现实,好像觉得人家是大老板,那我自己做一个小生意,我觉得会不会怕人家不是认真的,然后我就小心翼翼,先观察,没有说接受他对我的好感,只是心里在想,我是在做生意,我要告诉我,我要努力地把生意做好,然后我还早,那时候他说我是25岁。其实我24岁到他工厂。

  杨进发:后来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我就跟她讲,我说你在小商品市场这么辛苦,我说干脆嫁给我吧。我说你干脆嫁给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因为我们那时候一直就是,一方面是生意的伙伴,一方面是好朋友,发展到有感情,也大概有两、三年的时间,两年多的时间。

  主持人:然后你就答应了?

  金梅央:慢慢觉得是的,后来觉得也不错,他对我是真心的。

  1992年,杨进发和金梅央从生意上的伙伴成为生活中的伴侣。

  主持人:其实对于女性来讲,兼顾事业和家庭可能难度就会更大,结了婚以后,你们的拉链生意也越做越大了,第一个孩子这时候也要出生了,据说生孩子前一个小时您还在谈生意?

  金梅央:要生小孩的前一个小时,我们还是在装货。

  主持人:您也帮着搬?

  金梅央:这是我的习惯。

  主持人:那正在装货的时候,你突然发现自己要生了怎么办?

  金梅央:是啊。我不知道突然要生,就是装到半车的时候,你有没有生小孩,假如说生过小孩就知道,就是羊水来了,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给你装了,我要到医院去了。

  金梅央:然后我自己去旁边的那个中医院,到中医院的时候,知道中医院是没有妇产科,又说对不起,又搭车到人民医院去。我先生本来是陪我,等我待产,结果我一直还没生呢,他先回去,回去他前脚走,第二天我就生了。

  主持人:那后来生完孩子休息了多长时间?

  金梅央:一个月。

  杨进发:一个月,第二天很离谱,第二天电话拿起来又做生意了,躺在床上她电话拿起来,你们可以来搬货了,你们可以来领货了。是很离谱的。

  主持人: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是挺有故事的,前一个小时还在谈生意,那么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孩子有没有,在生他们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故事发生?

  金梅央:其实我们第二个儿子更有故事,我跟我先生去拜访一个客户,我那个客户离我工厂差不多两个来小时,来回四个小时,客户那边回来的时候,到医院,我就跟我先生说我说,老公老公我预产期到了,我还是去看一下吧。

  金梅央:我跑到医院去,上去医院,医生给我检查的时候,他说你已经就快要生出来了。开了三、四指了。

  主持人:你没感觉?

  金梅央:我没感觉,医生说你就不能回去了,你就是要办住院了。然后那个医生就跑下来跟我先生说,你太太要生了,你赶快回去拿小孩衣服。我先生说好,他就回去了。回去以后他到了写字楼,有客户来了,有客户要找他,总不可能那么快生吧,然后他就在那耽搁一下,耽搁一下,然后等到他衣服拿出来,我小孩已经用医院的毛巾拿来包了,衣服都没得穿,我说你这个老爸,小孩生了衣服还不拿过来,他说我不相信你那么快生,自从我怀孕到生我都没有说停止自己的活动,我还是照常工作,照常跟常人一样地生活和工作。

  金梅央和杨进发结婚15年来,从一起经营拉链厂,到共同开办咖啡店,一路走来,资产规模越来越大,但创业过程中也充满了艰辛。特别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让杨进发和金梅央夫妇开始考虑向其他领域投资。1998年,他们的第一家咖啡厅在广东东莞开业了。不久,他们又把咖啡厅开到了金梅央的故乡--浙江杭州。短短几年间,在夫妻俩的共同努力下,他们的咖啡店达到了上百家。2003年,是杨进发和金梅央在经营餐饮业上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夫妇俩把自己旗下原有的100家咖啡店全部改名"两岸咖啡",经营范围也从咖啡简餐,改为主攻高档西餐,服务对象锁定大中城市的商务人士。为了让"两岸咖啡"更适合大陆顾客的口味,在台北长大的杨进发从台湾高薪请来了铁板烧名厨,而在杭州长大的金梅央,则提议在"两岸咖啡"店里加上西湖元素--比如在店里设计水景,搭上小桥,摆上青瓷坛子,插进几朵荷花,把杭州西湖的风景搬到喝咖啡吃牛排的客人面前。5年间,"两岸咖啡"连锁店从不到100家发展到350家,杨进发和金梅央夫妇的下一个目标是在2008年把连锁店开到1000家。

  主持人:那个时候毕竟事业是一个新的发展,做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但是还要照顾家里,有没有感觉自己精力不够用?

  金梅央:我本身自己喜欢做生意,主要是受我们家庭因素,我妈她做生意,从小就给我灌输一个理财的概念,这是最关键的,再加上我觉得我自己身为一个女性,假如嫁给老公,就靠老公养,我相信我老公也养得起我,我觉得这样子的话,对我自身价值就没有了。

  主持人:其实对于女性来讲,兼顾事业和家庭可能难度就会更大,你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跟我们电视机前的观众分享?

  金梅央:我觉得说你事业是事业,家庭是家庭,回家还是要做一个小女人。还是要去多疼疼老公,多疼疼小孩,多照顾老公,让老公也可以说我不是那么强悍的。在事业上他是我的伙伴我回家把他当成大儿子,多去照顾他,有他才有我们的家庭,有家庭才有事业。非常传统的。

  主持人: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两岸有太多优秀的女性无论在事业上、还是在生活当中,都成功扮演了自己的角色,在这里,我们要祝愿她们的生活幸福美满。两岸姻缘一线牵,下周同一时间缘分和您再见。
2008-2-27 10:38#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匿名发帖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8-22 02:28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