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标题: 针尖对麦芒的两岸婚姻:当台商爱上苏州才女  
  本主题由 小i 于 2008-1-18 08:21 审核通过 
 
小i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61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3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7-27
来自 hb
状态 离线
针尖对麦芒的两岸婚姻:当台商爱上苏州才女

一个是台湾商人,一个是苏州才女,什么样的缘分让他们结为夫妻?是男人说了算?还是妇女能顶半边天?丈夫送妻子礼物,为何妻子大发雷霆?丈夫刚装修好的茶餐厅 妻子为何要求拆了重装?他们是在争吵?还是在进行深层次沟通?

  在南京1912娱乐休闲街区里,有一家颇有名气的茶餐厅,叫做茶客老站, 它的经营者是一对两岸夫妻,丈夫叫刘杰,来自台湾,妻子叫王珣,来自苏州。夫妻俩用他们共同的智慧把茶餐厅经营得红红火火,这里的茶和茶具都是刘杰从台湾精挑细选带过来的,并且为了迎合大陆顾客的口味,他还把一些台湾小吃做了适当的改良,在茶客老站里最受欢迎的是红豆刨冰,细细的冰沫配上甜甜的红豆盛在一个超实惠的大酒杯里,光是卖相就让人非常有食欲,每天晚上像这样的刨冰至少能卖出上百个。茶客老站的店面装修也是很特别,它保留了原有民国老房子的味道,又添加了很多家居的感觉,这样的创意是女主人王珣的功劳,除了茶餐厅老板的身份外王珣还有一个响当当的身份,那就是知名的古筝演奏家,南京艺术学院的副教授,这对夫妻,一个是台湾商人,一个是大学老师,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故事还要从一场演出说起。

  刘杰同期:有一次她们学校,南京艺术学院也请我去看她的演出,她的一曲战台风就把我震倒了,从此我就采取攻势追击,所以我是被她的音乐迷倒。

  仅凭一场演出,刘杰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王珣,那个时候他出于对中国民乐的喜爱,还无偿地资助了正处于困难时期的南京民乐团,这一单纯的行为,也引起了王珣的注意,就这样,两个人慢慢走到了一起,可就在他们感情渐入佳境,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周围却铺天盖地地响起了反对的声音。尤其是王珣这边的亲戚朋友,他们强烈地认为王珣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艺术家而不是一个开茶楼的台湾商人。

  王珣同期:甚至于很多人会说,你知道吗,台湾可以娶很多的太太的,你怎么知道他会有你一个,而且你根本就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在台湾的状况是什么样,不过我觉得这很奇怪,其实直觉很重要,就是直觉告诉我,一定是不可能会上当受骗的,我觉得说,这好像不太可能,就是这样。

  王珣相信自已的直觉,她一定要嫁给刘杰,不过在结婚前她也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婚后要定居南京不到台湾去,这种让刘杰倒插门的要求,没想到刘杰竟一口答应, 于是俩人就欢欢喜喜地结了婚,可让王珣万万想不到的是,新婚才刚开始,一向体贴地丈夫立时就变了脸。

  丈夫大男子主义

  王珣同期:我很习惯了,结了婚以后,我就说,老公,我的什么什么东西放在哪里,我的什么什么东西放在哪里,比如很小的,就说我的袜子放在哪里了,他就会很奇怪的瞪着眼睛说,袜子放在哪里,应该我问你的,而不应该你问我的,我这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生活我可能会要有一定的改变,其实我面前恋爱都是甜甜蜜蜜,并没有觉得说,只是我找了一个先生,他会体贴我,也没有想到说,两岸之间会有什么样子的差别,或者我找他会有跟别人不同之处,但他跟我讲了这个话以后,我想我可能要去很清楚,就是说要去理顺一下自己,可能要去面对一些我以前所不同的一些生活。

  还没出蜜月,丈夫就摆出了一副大男子主义的姿态,这让王珣心里很不痛快,不过更不痛快的事情还在后头,一次外出吃饭,台湾丈夫惟我独尊的本性彻底暴露出来。

  点菜听他的

  王珣同期:再一次我们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在点菜的时候,拿过来,他先拿着单子跟服务生点点,我当时很奇怪,他点这么多,他没征求我的意见,我一直在等,完了以后,他跟小姐把菜单一拿,好,就这样,我当时眼睛愣的一下,我说我还没点呢,你怎么就结束了呢,他说啊,还不够吗,我说你没有征求一下我,他说,那当然是我点什么,你就吃了吧,我回家以后我心里想,大概在他的生活当中,他当然是以我说了算,我根本不需要去征求别人的意见。

  随着婚姻生活的逐步深入,王珣开始了解到,原来刘杰自小在台湾长大,有着非常传统的家庭观念,他认为女人结婚后就应该居家洗衣做饭带孩子,全面以丈夫为中心,可王珣的家庭观念则恰恰相反。

  王珣同期:尤其我是苏南长大的,我是苏州人,苏南的家庭和上海的家庭基本上在家里是妈妈可能比较宠的,而且我的家庭又是三个女生,我是有个姐姐,妈妈还有爸爸,看上去,爸爸在家里是最没有地位的,那我们就理所当然,认为爸爸应该在家里是没有地位,就是说丈夫在家里是没有地位的,那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围绕着女生怎么样。

  刘杰同期:我太太就讲说,你到这边来,你就要入境随俗,你知道吗,连我们的院长都要推着脚踏车去帮太太买菜的,我说你知道吗,我从小就认为,我去帮太太买菜是最没出息的一个男孩子。

  两口子之间的事就是这么奇怪,一旦结了婚,在家庭分工上不自觉地就要一争高低,刘杰主张男主外女主内,一个家主要还是男人说了算,王珣认为,妇女能顶半边天,女人当家没问题,就这样,由于家庭观念完全不同,他们常常争论得面红耳赤,甚至婚前他们很能聊到一起去的古筝,婚后也变得毫无共同语言。

弹琴引发的风波

  刘杰同期:我觉得说,你为什么不往商业的那方面音乐的领域去走呢,所以我常常,她在练习弹琴的时候,我说小城故事蛮好听的,你怎么不弹给我听了,她气死了。

  王珣同期:然后我的很多朋友,他们的夫妻都是同行,都是从事音乐的,他们就会很好奇的问,那你先生在家里会不会听你弹琴,那你演奏完了以后,你要不要看他一下子的反应,我说别谈了,我说他,偶尔心血来潮会说弹个琴来给我听听,我说好啊好啊,我也会很希望说,会有一个观众在家里面听我弹琴,我说弹个什么,他说弹一个小城故事给我听听。我当时就说,什么,他说弹个小城故事给我听听,我说啊,太夸张了吧,他说什么?我当时就蒙了,我说小城故事,你自己听音乐吧,我就跟我朋友说,弹个小城故事,我所有的都哈哈大笑,都说原来你找了这样子的一个老公啊。

  王珣的本职工作是南京艺术学院的古筝老师,每周她都要到学校来给学生上一对一的辅导课,由于教学严谨认真,许多学生还甚至跑到刘杰那里偷偷诉苦,而刘杰最不喜欢的就是王珣把上课的感觉带到家里来,像教授学生一样对他说“这个问题,你能够了解吗?”。

  刘杰同期:她对学生上课,进这种话,我们叫职业的病。空姐就说请上飞机,老师就说你能够了解吗?所以她对我讲话有的时候也是这样子,你能够了解吗,我说我不是你的学生。

  其实不仅仅是王珣对婚后生活失望不已,在刘杰这方面,也是一肚子委屈,他本以为娶到了一个传统持家的太太,哪想到,太太除了擅长古筝以外,在居家过日子方面是一窍不通,结了婚还得他自己买菜做饭、打扫卫生,这点让刘杰很难接受。

  糊涂的妻子

  刘杰同期:比如说有一次她平常都不做家事嘛,我们吃的鸡蛋端上餐桌,有一次,我叫她自己去拿,她就拿过来,她不晓得餐桌还在不在,其实我故意要给她一个恶作剧,我把餐桌拿了,她拿来也不看餐桌,反正是也人替我准备好,她把餐盘一拿上去,一看没有桌子,整个就打碎了,她是一个比较糊涂的人。

  就是这样糊涂的妻子,照顾自己都成问题,怎么还能指望她照顾丈夫呢?刘杰在心里也是暗暗叫苦,可更苦的是,妻子因为学艺术的关系,生活中处处要求完美,对他也是毫不例外,从穿衣到一言一行都要加以指导。

  刘杰同期:比如说我吃饭,声音大一点,她就会骂我,我说老婆,我都那么大了,你还要像小孩子一样的来教我,我觉得我好压抑,那你压抑怎么办呢,要不要过呢,要不要跟我过,要,我说好吧,我下次就会改进。

  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刘杰嘴上虽说改进,可实际生活中他还是会经常忘掉妻子的嘱咐,在一些小习惯上,为人处事上,总是不能跟妻子保持一致的步调,而这种“屡教不改”的次数多了,就让要求完美的王珣变得更加生气。

  “屡教不改的”丈夫

  王珣同期:那一直在这种状况下,我就很生气,你怎么这样子,没关系,没关系,下次你再提醒我,我再改好了,一直是在做,其实现在十几年下来,他还是有这样的行为,他还是会的说,这有什么,你告诉我就是了,我改就是了,那我又觉得说我老让你改,我已经觉得没意义了,他就开玩笑,那我改不了,那你就改一改吧,就是这样子的感觉。

  宣传片:婚前甜甜蜜蜜,婚后却不能举案齐眉,一个认为丈夫就应该听老婆的话,一个认为家庭就该以男人为中心,激烈地争执会不会引发更严重的冲突?在这场家庭大战中到底谁能获胜?《缘分》正在讲述刘杰与王珣的两岸婚姻故事。

  因为本质上刘杰与王珣的家庭观念不同,所以导致生活中他们大事争小事吵,隔三差五就要争论一番,两个人都想按自己的标准改造对方,虽说每次争吵后夫妻二人也有反省,可是一旦冲突起来,就又把理智忘到了九霄云外,甚至有的时候,好事也变成坏事,送件礼物都能引发一场家庭大战。

  皮包事件

  刘杰同期:我在百货公司给她选了一个好久的皮包,我觉得很漂亮,然后逛了很久,我又回来再买,决定把它买回来,送给我心爱的太太,那我一回来,我是带着很开心的气氛想说,她打开皮包一看,一定会亲我一下,老公谢谢你,结果没想到说,她看了那个皮包以后,把这个皮包甩掉,我说你怎么这样子呢,结果她就说,难道你不了解我的个性吗,我的个性是带这种皮包的吗,那我就觉得很伤心。

  王珣同期:当时我就觉得买这个东西不是纯粹说我喜欢与不喜欢,而是我通过这个包来判断他对我的了解有多少,我当时就觉得说,难道你就对我有这样的了解吗,非常非常的生气,我说我都拼命在努力的了解你,你就这么不往我的心里面去,他就是这样的个性,他就觉得只有要和不要,你和喜欢和不喜欢,怎么会把一个包提升到那么一个高度上去呢,就是这种落差,让我觉得气得。

  刘杰同期:我们男人又不能打女人,所以我们只有吵,有的时候要忍气,有时候她要赶我出去,她说你回你台湾小岛去,当时我真的要把衣服拿走的时候,她接着说不要走了,不要走了。但是她就这样子,台风一过,立刻又开始很平息,又非常好。

  刘杰经常把妻子的脾气形容成是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他心里明白可是他跟不上这样的速度,有的时候明明很生气,到最后也变得无可奈何。
丈夫要跳长江

  刘杰同期:有时候她也是让我很生气,有时候我气得,我有一次甚至跑到长江去,准备去跳长江。

  记者同期:要去干吗?

  刘杰同期:我准备跳长江了,真的,我一个人开车,开到长江的中间,跑到桥头上面准备跳,后来她赶到了。

  王珣同期:哪里有说赶到了,我问他我说你在哪里,他说我跳长江了,其实我跟他吵架,我都忘了,我说你干吗,吵架的事情我都忘了,我说干什么,他说你都把我气成这样子,你都忘了,还问我干吗,哎呀,我说跟你开玩笑的,回来吧,回来吧,当时说我快要往下跳了,我说好好,我来拉你,我来拉你。

  就这样,跟太太急不得气不得,无奈之中,刘杰也在努力寻找解决办法,后来他想起台湾的一句俗语。

  刘杰同期:听老婆话,大富贵。就是说听老婆话,是大富贵,我算是把这句话,生气的时候就是听老婆话,大富贵,忍耐,忍耐,所以就这样子,一直这样子延续过来,以前我在台湾,我一直在笑我一个朋友,你看看你怕老婆,你是个怕老婆的,结果后来他到南京来看我的时候,看到我太太对我的这种强势的作风,说你看看,你比我还惨吧,我说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在台湾我们叫男女平等,那到了大陆了以后呢,我们叫做女男平等,我说有的时候,如果还不平等的时候呢,要怎么办呢,我就要学着三从四德。

  玩笑归玩笑,不过在刘杰的心里太太的地位的确是非同一般。都说夫妻患难见真情,他们也不例外,2004年刘杰投入全部资产的一家茶楼由于陷入了复杂的官司当中,面临倒闭,而茶楼倒闭,带给刘杰的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巨大损失,还有情感上的难以割舍。

  王珣:当时他可以说什么都经历到了,很多困难,很多那些他所预测不到的困难,所想不到的这种困难,应该可以说他都遇到了,甚至于他跟我讲,他说我们回台湾吧,他跟我说,我们回台湾吧,他说我可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他说可不可以,我已经陪你在大陆住了这么多年了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就回台湾吧,他说我们一起。

  王珣同期:他说我们一起其实在台湾过得很平淡,很那个的生活,其实我那个时候,有的时候也会觉得是,他真的在这儿太艰苦了,因为毕竟我再怎么样去帮他,我还是不是像他这样,因为他是离乡背井一个人在这个地方,所以我跟他说,我说要不这样,我们再坚持一下,我们再试试。

  在丈夫陷入复杂官司的关键时期,王珣决定自己出面为丈夫打理业务,由于一直在学校生活,对外面的社会完全不了解,初涉生意场的王珣吃了不少苦头,不过这也让她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丈夫人在他乡的不容易.。也正是她的全力协助,刘杰才得已渡过难关。2005年,南京市政府在长江路上开发了一片具有民国建筑风格的1912休闲区,夫妻俩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次重振旗鼓的好机会,他们决定再开茶楼,刘杰负责装修, 王珣负责管理,谁料到,装修完毕马上要开张的时候,夫妻俩却再次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刘杰同期:在完美的方面,她真的是太完美的一个人,因为我开茶客老站,从装潢的时候,她从来都不去看过,我怎么去做装潢的工作,当我完工的时候,好高兴,带她去看我设计的成果,她一去一看,这个敲,那个敲,那个全部都要敲,结果全部都要我重新敲掉,我那边一个月的房租要人民币要十几万,结果一敲的话,结果刚好遇到过年的时间,将近损失七八十万,还要重新装潢,设计师还要重新的,这边是叫做返工,那加起来的话我要损失一百多万,后来她很坚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开了,最后,我还是服了她了。

  万般无奈下,刘杰还是被迫按照妻子的标准重新装修了茶楼,不过后来的事实也验证了妻子的坚持是对的,人们到1912来,喜欢的就是这种中西合璧的文化撞击,王珣在茶楼里布置了各种时期的茶文化的图片,还有造型各异的茶具,人们在宁静中享受着轻松愉悦。就这样,茶客老站迅速在南京1912休闲区红火起来,这一成功,不仅让刘杰对妻子刮目相看,也让一直针锋相对的夫妻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王珣同期:通过做生意以后,我觉得说其实拉近了我们两个人的距离了,以前我们两个人平常的相处,我会觉得说相处,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相处,完全是两个世界的,通过这些以后,我觉得说他也慢慢的近了,那我也慢慢距离跟他越来越近了。

  茶客老站经营成功以后,在妻子的帮助下刘杰一口气又开了几家餐饮店,从咖喱屋到西餐厅,从水果吧到冰淇淋店,王珣把艺术感悟加到经营上来,总是取得很好的经营效果。刘杰和王珣没有孩子,这是他们婚姻生活中的遗憾,不过王珣也认为,正是这种特殊情况,也让他们更加珍惜夫妻间的感情,回想他们风雨走过的十五年,其实是争执让他们变得更加了解、变得为对方所改变。

  王珣同期:所以说我们其实总结说我改变不了你,你改变不了我,但是其实能在一起生活十几年,再回过来想,其实两个人的改变都非常非常大。

  刘杰同期:我认为夫妻嘛,她又是我的太太,我不让她把气发出来的话,我让她到哪里去发这种脾气了,我们要忍受一下子。有的时候,我们俩因为也经常争吵,有两三天不争吵的话,她有时候就会来逗逗你,老公,我们吵架,我们找个什么事情来吵一吵。所以她的朋友说,你们真是钉头碰铁头,但是他们知道,我们两个很恩爱。
2008-1-18 08:21#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匿名发帖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6-26 02:16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