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标题: 德育专家说“为何不迎接我?太不像话了!”  
  本主题由 桂花乌龙 于 2009-5-5 11:02 审核通过 
 
桂花乌龙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UID 393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05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7-17
状态 离线
德育专家说“为何不迎接我?太不像话了!”

  今天是江西省吉安市万安县妇联预先订好的“知心姐姐”家教专家,从北京来我县做第一场报告的时间。我们遵照上面要求,日前广而告之:2009年4月27日下午3:30时按时开场。地点设在我校实验楼五层多媒体教室。听讲座的对象,定为初一年级总共14个班的学生家长。人都到齐,这个数可不小!我们学校妇委会提前几天做了准备工作,制好了横幅、欢迎牌、引导牌,还印发了给各位家长的书面通知,明确告诉大家是大名鼎鼎的专家“知心姐姐”专程从北京来给大家开讲座。事先,各班班主任也都做了充分动员。当日下午还安排好了现场摄像、拍照人员,并相当考究而精心地特意布置了主席台。就怕原来的座位不够用,更在会场临时额外地增添了200个凳子。

     一切准备就绪,2009年4月27日下午3:20时不到,我校副校长游辉明,电话通知我们学校的校妇委会,赶紧派人去校门口迎接客人。因为“知心姐姐”是打着团中央的旗号,直接从中央转由妇联口下来的,所以我们万安二中的妇委会、团委、女工委员会等,几方面的负责人一起都去了校门口迎接她。这时也就3:20时多一点,我们等到3:30时并未发现“客人”的影子出现。于是大家就想:活动是由我县万安妇联给牵的头,万安县妇联的领导肯定会陪同她一道过来。也许在我们赶到校门口之前,她们早上5楼了?

     很不好意思!快上去看看吧!又派人马上赶到了5楼会场——校实验楼五层多媒体教室,可并未见到县妇联的人。去的人于是心想:“奇怪!”又赶紧跑下楼来。大家忽然发现,路边停了辆我省赣州牌照的汽车,莫非专家就在车里坐着呢?立马去迎接吧!

     脚不点地跑上前去,路上我们刚好遇到万安县妇联的领导朱梅(朱主席也在满处找“专家”呐):“这个‘专家’谁也不直接相识她。这个‘专家’至今并没和妇联的任何同志打过照面,只是日前突然从北京给县妇联径直打过一个电话来。也不知她是怎么查到的县妇联电话号码的,打得那么准!更奇怪的是她口口声声自称是团中央的‘专家’,却点着名只要求找县妇联。她怎么不找团中央下面的腿,通过组织系统的正常手续和县妇联或直接找学校进行联系呢?偏偏隔着团口还有省、市好几级领导与部门,竟然从中央一竿子直接戳到底,并精心绕过了县团委,专门把电话打到县妇联里来了。真会拉大旗、做虎皮,鬼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这样!从干这事的老练程度上看,这伙人好像精于此道有年头了。她在电话里以命令的口吻,要吉安市万安县妇联为她找学校,开什么‘知心姐姐讲座’。电话里该‘专家’还命令县妇联,要马上准备好一处宾馆等她来住。(其实如不想揩油水以图免费食宿,这种电话完全可以自行直接打到任何一家宾馆去嘛,上网或通过114查询都很方便,北京团中央见过大世面的‘专家’知心姐姐不会不懂这个吧)该‘专家’在电话里一再强调:做报告时无须县妇联的同志陪同,‘专家’一行自己知道怎么找到地方。(其实‘专家’随身带了好多准备现场兜售的大量商品书籍,怕是有人陪同担心会过早地暴露自己的双重身份吧)她在电话里死活不让有人陪同,然而说好了自己能够按时找上门来,怎么到现在都下午3:45时了,还不见这位素昧平生的团中央大‘专家’人影呢?别让全场听众等她3:30时开场再等急了,那可不好呀。咱们一起过去问问路边那辆汽车里的人吧!”

     果然,自称团中央来的北京大“专家”,就在路边那辆挂着江西省赣州车牌的汽车里面坐着呢。她就是那个常上电视的人,岁数不小,挺老大,可人家偏偏自称“知心姐姐”。你不过来拉门请人家下车,人家就是不下车。她一见到我们好像很生气,在那上面坐着一点都不动弹,扳着个脸,张口冲我们大声怒道:“你们怎么没人主动前来迎接我,太不像话了!”我们赶紧给这位团中央千里迢迢主动上我们革命老区来的北京大客人笑脸赔不是,好言相劝恭迎她上楼。一路搀扶着“知心姐姐”辛辛苦苦地来到了5楼会场。

    中央的北京大“专家”站在门口,看看只有四十来个家长在场,“专家”立马重新发作,转身就下楼。这回她怒得连头发都竖起来了。闹得我们众人,再次措手不及!万安二中校方领导率众赶紧上前挽留,向北京的团中央大“专家”连声尽赔不是。赔完不是,喘口气,校领导真诚地拿过日前印发给每个家长的书面通知,诚恳地指着满处张挂的横幅、欢迎牌、引导牌,还有现场伫立的摄像、拍照人员,等等等等,对“知心姐姐” 耐心地解释道:“虽然,我们是县城中学,但有一半学生都来自附近农村。您有所不知,眼下正值农忙插秧季节,加上咱们又是按照您的要求周一下午才来召开这个报告会,乡下广大农民怕是有人实在赶不过来聆听您的重要指示和教诲了。您要知道,我们学校前天周六刚开过家长会,今天适逢很多家长过完礼拜,正赶上第一天去上班——上班时间人人工作都很紧张——学校为您今天的大驾光临确实尽力了!既然家长们您眼见的现场来了不老少,请您好歹给大家讲讲得了,实在不便,您适当地可以把时间缩短些。”

    “专家”依然一脸盛怒径直往外走,没有丝毫商量余地!妇联的领导也苦苦在旁边一再恳求这位团中央来的北京赫赫有名大“专家”,实在没办法了灵机一动建议说:“如果您嫌这里的人太少了,学校可以请老师们都来给您捧场,聆听您的重要报告,马上组织大家放下一切全来听;另外,我们还可以重新排好会场,干脆大家团团坐,请您现场给家长们提供难得一听的教育咨询不也挺好嘛。人少有人少的办法,恳求您千万不要让家长们失望了就这么散了回家去呀……”每个领导各自费尽口舌,磨破了嘴皮,“专家”圆睁两眼,双眉倒竖,鼻孔冲天,梗着脖子,咬牙切齿,就是不给你面子,直接上了拉她来的那辆装满商品书的汽车,一溜烟出了校门,扬尘而去。

     剩下一伙主办者,个个面面相觑!家长们目睹这一切作何所想?这就是大家只听媒体不实宣传,盲目追捧的现在所谓德育专家!据说这位今年刚刚再次被高层大会上表彰过、专门擅长进行爱党教育的“知心姐姐”,来我们这里开讲座其实只是个很次要的借口,她要在2009年春暖花开时节,像过去一样免费周游各地,假借开讲座之名,占用他们单位的工作时间主动到各处兜售她出的“家教”图书,大肆敛财揣入个人腰包才是顶主要的目的。她历来到下面一向白吃、白喝、白住、白玩,回到北京还要再找单位拿份差旅费。呜呼真人真事原来如此,真是世间真奇妙,亲身不领教一次你是一点不知道!

     我们应付家长们纷纷散去以后,上网一搜她,那个自称“知心姐姐”的人——××,(这个名字为顾全面子就不点明了,但被她在媒体上反复爆炒自己,想必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果然见到她的名下有越来越多对她表示气愤的揭露性报道汗牛充栋,满处都是。如山东省日照市山村学校教师2009年4月18日写的《知心姐姐是免费还是为赚钱而来?》(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f528ff0100cp9v.html>)。下附其中一篇以警世人,任何人到网上去搜下文的标题,也能自行找到这篇官方报道。

《中国普法周刊》作者老田撰文写道《任何东西一神化不真实保不齐又是骗子来了》:

    在电视上,又一次看到了最不喜欢看到的那个半吊子老女人:××。让我感到十分郁闷,三天以来一直恶心,总想呕吐!

    ××是谁?想必大家都知道,她是近来,缺乏自爱地时常作秀在银屏上的一个炙手可热新闻炒作能手,雅号“知心姐姐”。不过这个所谓的什么“姐姐”,完全是它大言不惭自封的,从来没听说哪个部门单位这么授权给她。她的头衔除了个人工作部门的以外,其它大多是假冒的,至今没有任何机关团体单位承认过。根据她的年龄、相貌和大老爷们一样的粗嗓门判断,叫她老黄瓜刷绿漆的“吹牛奶奶”应该更合适。听说她这么多年以来,上班从来不干正事( 详见链接报道《 “知心姐姐”的阴阳两面》<http://www.blogchina.com/20080108456752.html>  和 《别让虚假渗进孩子的心灵》<http://shenglili.blshe.com/post/879/149423>  《中国少年报》社 于向真 的披露。请读者务必找来这两篇报道自己好好看看,确实都很让人震惊),她除了满处兜售自己,便是拉帮结伙叫人过火地大肆吹捧自己,甚至自己写好了吹牛文章,叫喽罗们署上喽罗们的名字发表在她把持的官方媒体上。这些臭事都当事人因为后悔,痛哭流涕揭露过她。她的唯一目的:就是个人私欲膨胀,图虚名,争实惠,一心一意赚钱敛财揣入口袋拿回家。

    其实这些臭事对她来说,拿到今天算得了什么?要说人们最不喜欢她的理由,正经点说还是在以下两点上:一是她的架势;二是她的观点。先看她那架势,每每出现在电视银屏上时,活脱一个非洲酋长部落里的老巫婆,装腔作势无所不知。那架势给人的印象是:任凭哪个孩子再顽皮,只要经她这么一调教,都能成为社会精英、国之栋梁。再看她的观点,无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她满处高价兜售的乏善可陈的书里边,反复强调的就那么几句陈词滥调:要尊重孩子;他们是有自尊心的;要尊重他们的选择;要注重疏导,不要强制;要平等地和他们谈心;要成为他们的朋友。除此之外,未见吹牛奶奶再有什么别的高论了。剩下的就是一些邪门歪道狂喊穷呼的嘶哑口号,什么:“你真棒”、“我正在能行”等等……对她的架势,我们不必多说了,老掉牙,总拿自己当根葱,装嫩又不知道今晚能吃几碗干饭的主,都那德性!想多说的倒是她的观点——

    吹牛奶奶的那些观点,没任何新鲜玩意。大概就是从西方教育模式里搬弄过来、淘空内容的几句套话、废话而已,即贫乏又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亲眼见它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个家长举手向它请教一个问题:“我的孩子很聪明就是不想学,目前面临高考,你说该怎么办?”吹牛奶奶回答很干脆:“不要管他!”未等吹牛奶奶想怎么往下继续长篇大论进行胡诌,底下那位家长当场喝道:“不是你的孩子,当然你不管了。可那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不管!”全场观众立时哄堂大笑,吹牛奶奶满脸尴尬,在聚光灯下气得咬牙切齿,只见她那瘪嘴两边的鼓馕腮帮子,皱皮里面青筋暴露。

    任何教育模式都有赖以生存的文化土壤。西方的教育模式,固然更适合文明社会所用。中国式教育,细细品味也有不少合理内涵。

    教育手段的选择,往往是和“谁来承担教育的结果”密切相连的。西方尊重孩子自主选择,是因他们的孩子成年之后,孩子无论生活怎样,责任都要由孩子自己来负,也就是说将来为人生结果买单的是孩子自己。中国教育为什么不这么强调呢,因为我们的孩子任何一个成年之后,有了出息自然振翅高飞;如果不成器呢,他还得回过头来“啃”父母(所谓“啃老族”是也)。中国的孩子最终并不对当初脱离父母、自己做的任何选择和决定负责。这就是现实!试问,不能对自己决定负责的孩子,他有什么权力无边无际自我放纵?我觉得采用西方式教育并非不可,但必须同时引进西方人的独立自主观念,要摒弃一味对父母的无限依赖,中国孩子应先学会敢于并能为自己作出的任何自主选择和决定买单。像现在,一点不敢独立承担任何责任,到头来还得再依赖父母,那就势必没有理由拒绝父母提出参考意见帮你做出某些选择了。一个孩子即要强调一切自主,又要最终都让父母买单,这公平吗?中国所有父母能答应吗?

    正是由于对西方教育模式强调太过分,同时又缺乏独立精神的灌输培养,才造成了中国内地教育目前的尴尬。你如首先能把对孩子的独立精神灌输和培养放到首位,再强调西方那一套,我们没意见。可现实并非如此,致使一些家长们出于责任心,对自己后代严加管教一点,不仅会遇到来自孩子被误导的无礼顶撞,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要遭到类似吹牛奶奶这类人假模假势、说活不嫌腰疼的阴阳怪叫。任由吹牛奶奶不负责任地误导我们,孩子都不成器了,到头来还得由父母和社会接着承担更加可怕的教育后果。中国内地的孩子们,近年来在吹牛奶奶的有害蛊惑下,心理疾病频发,恶性事件不断上演,跳楼的跳楼、自杀的自杀……追究原因,其实都和吹牛奶奶一样,是这些孩子越来越只爱吃捧所致,一个个受不了一点挫折、听不得任何批评意见所致。吹牛奶奶从来就是个老虎屁股摸不得的人,听不得任何一点不同意见、善意批评。可怕的现实难道不是如此吗?

    来自吹牛奶奶的那些内容空洞、充满迷信色彩的浅薄论调,我们认为它的目的只是为了暂时讨好孩子,一心挣走家长口袋里的所有钱,扭头拿走罢了,其他一概不管。她满处敛财,坑害所有孩子没商量,对社会一点不负责任。孩子们,花钱去听她的报告可图一时傻乐,但要记住:吹牛奶奶可丝毫不会对你的人生未来负责的,真正负责任的还是你自己和你那白发苍苍可怜巴巴的父母双亲!

    现在已经有大批人在这几年,受到吹牛奶奶毒害的孩子和家长,尝到了不可逆转的苦头,叫苦连天。(例如《质疑北京那个“知心姐姐”》一文报道说,该文链接:<http://www.bokerb.com/logshow.asp?id=58330> )所以说一味地盲目崇信由她自己作秀、成帮结伙大肆新闻炒作自己的吹牛奶奶满处蛊惑人心,我们给她屡屡白送钱、吃了亏、上了当,这能怨谁呢?  

    陆丝麻老师就曾气愤地揭露过:“所谓的‘知心姐姐团队’,曾到我所在学校开过讲座,她是否在一线教过学,是否真正直接地接触过幼儿和青少年,这些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团队从北京来之前的几天,我们学校让各个老师尽量说服所有家长到会。当然,我们当老师的都这样按照去做了。可是来做报告的不是那位老大妈,而是一个大叔(大家笑称原来是‘zhixin姐夫’啊)。报告做了将近3小时,其中一个半近俩小时是用来推销书的。一本竟要学生家长45元钱,没多少页,而且一套好几本,翻来看看里边毫无有价值的内容,千篇文章一大抄不说,前后时不时还净自我大块大块出现重复,完全是滥竽充数。至于报告做得怎么样,老师们和家长们都没给出任何正面评价,觉得纯属瞎耽误功夫,浪费自己时间。我个人认为:从中获益不见得,这帮走江湖的大妈、大叔揽财有道倒是真的。全校师生包括家长、校长在内,实在佩服他们确实是各个真‘能行’!”(见陆丝麻《听知心姐姐讲座:白花钱瞎耽误功夫听卖书广告》) (新华网)
2009-5-5 11:02#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1 00:30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