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论坛

» 游客:  注册 | 登录 | 帮助

RSS 订阅当前论坛  

标题: 流传三百年后,在新绛寻找《弟子规》来源山西青年报 记者王俊闳(转帖)  
  本主题由 hgq_1 于 2011-1-11 17:17 审核通过 
 
xjhwl2010
新生入学
Rank: 1



UID 842701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2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28
状态 离线
流传三百年后,在新绛寻找《弟子规》来源山西青年报 记者王俊闳(转帖)

因著《弟子规》而成名的老夫子李毓秀,博大、深邃的精神思想在300年之后仍被人视作经典而膜拜、称道。时间非但没有使他的文采褪色,反而增益了他的魅力。然而,探寻李夫子昔日的踪迹却绝非易事。翻开厚厚的《直隶绛州志》和今人所著之《新绛县志》,有关李毓秀的介绍不过区区数百字而已。县城内外,当地知道李毓秀的所谓文化人的确不少,但都只知其《弟子规》,对其生平身世却少有人能道出一、二。
    或许,李夫子的身影确已走远,其足迹已漫漶不可辨识。在还原300年前的历史时,我们只能在到处奔波和漫无边际的探访中,用心去聆听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去体会《弟子规》对后人的谆谆教诲。                                                                                          一
    “李毓秀,字子潜,号采三。新绛县龙兴镇(旧称城关镇)人,生于清代康熙年间,卒于乾隆年间,享年83岁。清初著名学者、教育家。”这是《新绛县志》中介绍李毓秀的一段文字。文字内容佐证了李毓秀的生身之地,但李夫子究竟生于何村,卒于何处却没有任何记载,更不用说他的后人的景况如何了。要想从片言只语中搞清李夫子的生前身后事,无异于大海捞针。然而,李夫子青衫上散发出的魔力,却给了我探其究竟的动力。6月7日,怀揣一本《弟子规》,记者扎进了坊间小巷、荒原村落。
      首先见到的是新绛文化馆的范馆长。提起《弟子规》,范馆长掩饰不住激动:“这是一本好书。”范馆长还谈起了《弟子规》的内容,但他对李夫子及《弟子规》的了解,也仅限于此。闲谈许久后,范馆长向我介绍了一位对古文化现象有所研究的老人。老人名叫马家华,供职于素有华北最大的文庙之称的新绛文庙。当天上午,记者拜见了马老。提及李毓秀,老人先是默默无语,稍倾,他闪身进屋取出了一本线装版的《弟子规》,由于年代较远,这本书的内页已经泛黄,书角也有几处破损。待我翻看过后,老人缓缓的说了一句:“对于李毓秀,我知之不多。”正在与老人谈话间,一位找马老闲聊的裴姓老人推门走了进来。闻得“李毓秀”三字,老人脱口诵出:“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老人称,儿时他已能熟读此书,他介绍说,新绛县的一位任姓老先生对李毓秀可能有所研究……如此反复往来,在面见了十几位老人之后,我终于得到了李夫子的一丝线索:李毓秀应是该县龙兴镇窑头村人。
      次日清晨,记者顶着大雨来到了窑头。几经打听,却无结果。后翻看随身携带的县志才发现,窑头村在清初确实诞生过一位文化名人,他就是李毓秀的老师党成。据县志载:“党成,字宪公,号冰壑。绛州正平里北窑庄(今新绛县龙兴镇北窑头村)人。明末清初著名学者。生于明代万历四十三年(1615)农历八月十九日。享年78岁。”“李毓秀从师党冰壑游历近二十年。精研《大学》、《中庸》,创办敦复斋讲学。太平县御史王奂曾多次向他请教,十分佩服他的才学,被人尊称为李夫子。”

    据传,党成家境贫寒,幼年好学聪明。习《尚书》,精《周易》。但在崇尚八股的科举制度下,党成虽有真才实学却屡试不弟。二十八九岁还与童生一起考试。一气之下,遂决意仕途,超然世俗而专志于学问。他刻苦攻读,博览群书。“寒洁素守,视世俗薰灼泊如也”。著作有《日知录》、《仰思录》、《学庸澹言》、《学思二编》等。由此可见,党成对于李毓秀的影响十分深远。在窑头村,记者确实找到了一户党姓人家。其主人——一位并没有什么文化的党姓后人,对于问到的党成、李毓秀之事,只能用摇头作答。
      根据史料推断,党成系窑头村人应为事实。但是李毓秀是窑头村人的说法,却没有依据,或是因其老师系该村人氏而造成的一种误传。那么,李毓秀究竟在那里呢?成就了《弟子规》一书的村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二
    小石子般大小的雨点不停的从空中落下,李毓秀的身影在雨中时远时近。正在迷茫之际,该县文化局原局长刘保明的出现似乎使记者的艰难寻找“峰回路转”。在刘家,老局长拿出了一份李毓秀的简介。这份资料与县志中的记载出入不大,但后面的一段话却令人喜出望外:据记载,李毓秀墓在吉庄。因口音关系,误传为周庄。
    既然墓在吉庄,李毓秀是否也生于此村呢?如慧星而逝的李毓秀,许多人在寻找了多年之后,其竟藏身于此?
    但是,有了苦寻李夫子踪迹之经历的我,很快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果如所想,当记者一刻未停的赶到吉庄后,很快便大失所望。与先前探访过的窑头村一样,无人知晓李毓秀。倒是该村一位老支书的的话又给了我一线希望。据这位老支书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盛行之时,他作为村干部在人民公社曾参加过对清朝一位文人的批判,这位文人名叫李子潜,系新绛县周庄人。据说这个人曾写过一本类似于《三字经》的书,李子潜当时被打成了“反动儒生”,他的书也被列入了“封建毒草。”
    李子潜,这不就是李毓秀吗?老支书称,吉庄没有李子潜墓,其墓可能也在周庄。
                                                                                          三
    周庄距县城约两公里左右,其与党成所在的窑头村一东一西,遥相呼应,中间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
周庄约有2000多口人。村里东、西径渭分明的分布着李、黄两大家族,其余还有孟、王等零散小姓点缀其中。在周庄村,略微一打听,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竟脱口说道:李子潜就是周庄人。而让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位农妇竟然知道《弟子规》就是出于李子潜之手。在村里细细一问,上了四十多岁的男女,似乎都对“李子潜”这几个字多少有些印象。村人向记者推荐了一位名叫李振南的老人,据说这位老人就是李毓秀的后人。步行至村东一所很寻常的宅院,记者见到了从田间劳作回来后,正在吃饭的李振南。

    提起李子潜,老人说他对这个先人并没有印象。李子潜突然闯进他家的生活,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天,上面来人找他的父亲谈话,好象提到反动文人李子潜是他家的先祖。之后不久,他家的上百个先人牌位,都被父亲埋到了荒野。一转眼,又过去了数十年,牌位埋在何处,已无从知晓。这些木制的、寄托着后人太多哀思的木牌位可能早已腐烂,而老人的父亲和前来追查过李家身世的干部也已纷纷离开了人世。至此,一条与李子潜有着某种联系的纽带,经过那个特定年代的梳剪,已经彻底断裂。老人未从父亲的口中得到有关李子潜的任何信息,他对李子潜的认识也只定格在文革时期的政府定论上。
     尽管如此,老人仍给记者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解放前,他家住在一座非常气派的祖传独院里,这个院子人称“楼儿园”。其建筑别具一格,远近闻名,村人口口相传,都说是李子潜所建。上世纪40年代初,楼儿园被本村一户姓孟的人家买走,几年前,孟家在盖新房时才将房屋折除,但仍留有遗迹。
    “楼儿园”?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院落?是否留有一代文人李子潜的气息或者《弟子规》就是李子潜在这个院子里创作完成的呢?历经数百年的风雨洗历,而今又遭毁损的“楼儿园”,有些什么样的旧砖、废石、朽木、衰草映衬着老夫子李毓秀的孤傲?
                                                          山西青年报记者王俊闳
2011-1-11 10:59#1
查看资料  Blog  发短消息   引用回复 回复 顶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标题:   (可选)
选项:
禁用 URL 识别
禁用 Smilies
禁用 Discuz! 代码
使用匿名发帖
使用个人签名
接收新回复邮件通知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所有时间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6-25 08:51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华夏经纬网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